日本学中国历史 看日本学界如何讲述中国历史 - 当当文章网

日本学中国历史 看日本学界如何讲述中国历史

分享:网友作者:来源:网络2017-10-08 21:19:30

深圳商报记者 魏沛娜

近日,由广西师大出版社引进出版的十卷本《讲谈社·中国的历史》在国内掀起了一股“历史热”。据了解,该套书首印的两万套刚上架就已供不应求,随后又迅速加印了三万套,受到学界内外的广泛关注和普遍好评。最近,本报记者采访了出版方及多位学者,谈该书的特点及出版过程。

作为近年来中国历史方面的重磅力作,《讲谈社·中国的历史》涉自上古到近代,内容涵盖量大,撰述者均为日本该领域的代表性学者,作品大多构思巧妙,写法轻松,观点新颖,富于洞见,但同时又吸取了近些年来的诸多学术成果,利用了最新出土的史料,是一套可读性与严肃性兼备的历史佳作。

专业历史书

不一定艰深晦涩

广西师大出版社大众馆主编杨晓燕在接受采访时介绍,该套书是日本讲谈社建社一百周年的献礼之作,也是日本历史学家的系列作品。“日本学者有大学者为大众著书的传统。每卷都是由这个历史时段极具代表性的学者撰写,如宫本一夫、平势隆郎、鹤间和幸、金文京、川本芳昭、气贺泽保规、小岛毅、杉山正明、上田信和菊池秀明。同时兼请十位国内一流学者作序推荐,如许宏、罗运环、王子今、黎虎、阎步克和邓小南等。”杨晓燕说,“这既是一套大众读本,读来让人不觉艰深,又兼具现有知识边界的学术前沿性。”

为了推出这套书,杨晓燕以“历时五年,五次调版,十易封面”概括其中之艰辛。“对于日本原书,中文版基本上没有作删改、增添。合同规定,原则上不允许增删,一切增删均需原作者同意。”

杨晓燕认为,在这套书中,每卷都可以给中国读者不同程度的启发。其话语体系、侧重点和视角原本就与中国学者不尽相同。“不能说哪几本对于读者有特别的价值。特色相对更鲜明的,比如第四卷《三国志的世界:后汉三国时代》的作者是集中、日、韩三国文化背景于一体的专家,他把三国的历史与大家熟悉的文学作品《三国演义》比较着叙述历史的真实;并将三国历史放到整个东亚史中去解读,让人耳目一新。”

“我们希望让国内的读者看到一套真正专业、前沿、有创见的中国通史。给大家提供一个看待中国历史的新角度——看看日本学界最优秀的学者是如何跟普通读者讲述中国历史的。我们也相信,专业的历史书不一定艰深晦涩,我们一定能够找到联结学术研究与大众阅读的桥梁。”杨晓燕说。

让作者最大限度地

放开来写

这是一套面向大众的通俗史学读物,《讲谈社·中国的历史》在国内颇为读者青睐。谈及缘由,清华大学教授张国刚认为,在国际中国史研究中,日本学者有独特的优势,形成了自己学术风格和学术传统。“由于文化传统和学术传统不同,观察中国历史的角度和兴趣、重点也不同,所以,在许多方面给人以耳目一新之感。”

复旦大学教授姚大力则说:“我并不以为,当下的出版界之所以希望引入外国人写的、以中国历史文化为题材的、能引人入胜的大众史学作品,只是因为中国学者都放不下‘专家’身段去从事那种创作的缘故。这里面更多的,其实还是写得出、写不出,或者说得更尖锐一些,是即使写出来了,能不能让人看得下去的问题。尽管不必采用绵密引征和系统论证的阐述形式,大众史学在需要把历史叙事还原到亲历者们的切身感知、还原到总体历史图景、还原到根本价值关怀方面,以及在它需要能反映最前沿的已有研究成果方面,一点也不比对于更‘专业化’学术写作的要求为低。”

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许宏看来,这套书之所以值得读,乃有两个原因。“首先是‘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我们很在意外国学者对我们的评价;第二,这是一个特殊的‘他者’,跟欧美不一样,日本学者对中国过去历史的研究非常深透。众所周知,日本对中国文化是有继承的,而日本人对中国古代的看法又和中国人不同。按照他们自己的话说,读中国史有一种乡愁,甚至某种程度上是文化上的寻根,因此,他们钻研得非常深透。欧美学界尽管以理论方法见长,但是跟日本相比,恐怕有隔靴搔痒之嫌。”

此外,许宏还强调,由于教育和研究体制的差异,日本学者在“通识”上要优于中国学者,后者偏于专精而有条块分割之嫌。“这一整套书,也体现了日本学术界的特点,我们如果编一套通史性的书,从总体上要求统一得太厉害,甚至大致的学术观点都得一致,但同时人文社会的优秀成果一定是学者个人的东西,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便很难把这些学者丰富多彩的思想融合在一起。”

“日本编书,基本上就是攒书,大家各写各的,即是保持最基本的形式上的一致,至于内容上则放开。比如在这套书中,第一卷的宫本一夫跟第二卷的平势隆郎的观点就不完全一样,平势隆郎用大量的地图来告诉读者什么是‘夏’,尤其是战国人心目中的夏,各国为了强调这个正统性,怎么把这个东西建构起来。这里先不论此观点的正确性,每个学者都可以充分地把他的学术观点讲述出来,这是非常难得的,我认为这是构成这套书最大的特点,就是可以让作者最大限度地放开来写。”许宏说。

转载请保留本文连接:http://www.ehuatong.org/lish/863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