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伟廷图片 怀化学院教务网络管理系统 - 当当文章网

王伟廷图片 怀化学院教务网络管理系统

分享:网友作者:来源:网络2017-07-08 05:14:37

5点多的时候我妈喊我起床,6点多的时候我出现在菜市场,嗯,忘了带钱。 清晨的市场异常冷清,行人寥寥,几个摊主在忙碌,大家都不说话,这让我十分吃惊,和我想像中的早市十分不同。 少年时冬天的清晨总是会自觉起来晨跑和踢球,而现在没人叫唤我准睡到太阳晒屁股。真是越长大越不长进。 从市场回来烫春菜时居然加了生的葱根,嘴巴张大了半天自我安慰道日本人各种吃生,估计葱他们也是生吃的,好吧,这样想我释然了许多。 8:30,吃完早饭后终于感觉睡醒了,哦,我打这行字的时候,儿子跑过来跟我说,爸爸,我们去给小狗喂饭饭吧? 好,顺便…

继续阅读 2015,用力挥挥手,不见

在我心里,除了过年,最大的节日应该就是元宵了吧。这一天,总是一个祠堂的许多人一起去烧香拜拜,这一天的夜里总是不时传来烟花的响声。

继续阅读

四年前的春天我在四川的四姑娘山,天空正飘着小雪。我一直在南方生长,十几岁的时候有一个愿望,在一个温暖的房间里,照着橙色柔和的灯光,打开玻璃窗,可以看到一大片的雪花飘摇摇的掉下来。我见过几次地上的积雪,一直都很想去北方,我的高中老师告诉我说很多单纯的年轻人高考报志愿到哈尔滨也许仅仅是为了去看冰雕这样一个小小的心愿。我想去北方,确切地说是北京,因为那也是我们曾经的一个心愿。

继续阅读

少年的时候,有一年春节在店门口给爸爸洗车,一早上来了好几个大人问我洗车一次多少钱,那时候总是很纳闷,难道我真的长得一脸洗车小弟像? 春节的时候,我开车去市场买菜,大部分店铺都关门了,只有洗车店的生意依旧红火,似乎有点明白为什么那个时候会有一些人来找我洗车了。

继续阅读

温度一天天冷了下来,冬日的阳光越来越难找的样子。 有一天我在阳台看到了红彤的夕阳,我跟弟弟CJY说:正是看落日的时候呢!再出来一看,落日已经掉下了山头。

继续阅读 《第七天》第一遍阅读

我在今天早上看完了余华的《第七天》。 自从我第一次看到余华的书以后,我就一直非常喜欢这位叙事能力超强的作家。嗯,莫言得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为什么不是余华?好吧,我想,这或许是个人的太偏爱了吧。

继续阅读

一年多前我在泰国的北部,那里有惊艳的清莱白庙,梦境般的清迈泼水节,安静地似乎掉入平行世界的大城以及屋檐停满了乌鸦的素可泰。曼谷的街头闲逛着许多悠闲的金发老外,他们蓝色的眼睛放松而又充满期待。那里的小巷蜿蜒悠长,美丽地像凝固的音乐,精致而诗意。我喜欢泰国,喜欢这里的安静与清新,喜欢这里的绿意与温和。已经不再年少轻狂,却仍然有着想体验新世界的冲动。我羡慕那些心无旁骛一心向前的人,因为他们有着追梦的执着。我也要加油,不是去旅行,而是去过各种自己觉得有趣的生活。

继续阅读

马少琴是中心小学三年乙班的语文老师,她的教学水平在梧镇的学区绝对算得上大名鼎鼎。她上课之余似乎对学生的作文特别留心,每次她的自习课她都会改作文,改完后经常会叫写这篇作文的学生上来指导一下。

继续阅读 七:狐狸精与蠢书生的故事

挨了数学老师的一顿痛打后,树决定痛改前非,上课再不敢一心两用偷看闲书,数学课更是正襟危坐,目不斜视。秉一在旁边看着一愣一愣的,极度不习惯,一副颇感无聊的样子。自从吃了八大板后,树俨然有跟自己划清界限的嫌疑,连故事书都不借了。一下课就跑出去和吴建宇那些臭男生瞎扯。哼哼哼。秉一心里非常不痛快。

继续阅读

教室后面忽然传来了一阵响动,树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就听到数学老师几乎是吼叫般地喊道:“蔡树,你给我站到教室门口去!” 本来还到处是悄声低语的教室立马安静下来了,全班同学刷的举头往树的座位望去。此刻真的是一根针掉在地上不听见都难了。树不敢回头看数学老师,心惊胆颤,软着腿挪到教室门口。后面是秉一一脸忧愁的目光。

继续阅读

湖北经济学院教务处_怀化学院教务网络管理系统_中华女子学院教务处

转载请保留本文连接:http://www.ehuatong.org/woman/497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