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手铐脚镣 戴脚镣的小男孩 - 当当文章网

戴手铐脚镣 戴脚镣的小男孩

分享:网友作者:来源:网络2017-10-01 19:21:22

有任何戴手铐脚镣的视频欢迎留下链接分享

我也会随时更新。

囚徒监狱体验营

过程将尽量按真实监狱规格进行,如有任何建议,欢迎提出研究。
参加者必需被钉脚镣,脚镣重量由3公斤至20公斤,脚镣钉死后出狱才可打开,所以选重量时要量力而为,期间亦需加戴其它刑具(木枷,土铐,手铐,捆绑),亦可挑选受刑(事先安排)。
布鞋必需自备,服装有供应,亦可自带。

体验可选
甲类:三日二夜 (第一天下午入营,第三天中午完成),限额 人
乙类:二日一夜 (第一天下午入营,第二天傍晚完成),限额 人
丙类:二日一夜 (第二天上午入营,第三天中午完成),限额 人
丁类:当日体验 (第二天上午入营,当天傍晚完成),限额 人

第一天(星期五)
下午各自到营区报到 (甲类,乙类)
办理入营手续,填写个人要求(脚镣重量,其它刑具,受刑程度等)
将狱中应用物品如囚衣布鞋等交出,封存其它个人物品
逮捕,锁手铐,制式脚镣,押在一旁等候

当全数犯人到齐后,集体押送狱区
卸制式手铐脚镣,换上囚衣,布鞋
按事前所填写的个人要求,钉上脚镣
按要求加戴刑具 (手镣及土铐用铆钉钉死,直至出狱才卸,选戴者要考虑能

电视剧或者电影里的手铐脚镣 (2011-11-13 13:08)

《将军》第32集

《天龙八部》第30集

《神雕侠侣》第25

戴手铐、脚镣的学问 (2011-10-05 17:08)

不要小瞧了戴手铐、脚镣这件事,其中有大学问,戴得不好,不仅会增加行动的痛苦,而且可能会留下长期的病痛或终身的残疾。

   

我初戴手铐时,时间都很短,事先没有向老犯们请教,事后也没什么不好。但是,对于手铐的无知,终于惩罚了我。

   

 2005

一般的狗笼子只在看守所有,是个四周都是铁栏杆的笼子,人在里面,两只手被手铐铐在头顶的栏杆上,站不起来,蹲不下去。铐上之后,干警掐着点儿,几个小时,最多十几个小时就放出来。别看时间不长,多少人都是打开笼子之后直接从里面栽出来,爬都爬不动。

  西关的狗笼子和看守所的不一样,是水泥砌的一排上下两层的小单间,一个单间一米见方,据说以前真是锁狼狗的笼子。

  在西关里面,劳改犯如果有严重违纪的行为,处罚就是关禁闭,进“独居”。狗笼子就是劳改犯对“独居”的称呼。

  进狗笼子之前先要砸上手铐和脚镣,每个都是二十八斤重,拿铆钉砸死的。镣子的铁环儿边上毛刺儿多,不会走的,能磨得脚脖子露了骨头,必须走八字步,趟水一样往前走,所以叫趟链儿。

  趟着链儿进了狗笼子,里面特窄憋,像我一米七五左右的个子都坐不直,只能弯着腰坐着。狗笼子的门是三寸多厚的铁门,门下面有个扑克牌大小的门洞子,安着滑门,是专供盛饭的碟子进出的。每天有人送饭:一杯温暾水,两个馒头,两薄片咸菜。一天两顿。

  关进狗笼子吃倒不是问题,身上带着五十多斤铁,解裤子就是个技术活,

  4月16日,星期三,晴    下午2 点多钟,看守所干部突然喊我出监,还听到干部交待要三监照顾我的话,我脑袋轰地一声,如遭雷击,我突然明白是出去接受宣判。我迈着沉重的脚步走出监门,已有许多人在等待,一切都不用说了。坐在审讯室,中级人民法院的法官问明了我的身分,向我宣读了判决书:因故意杀人,后果严重,判处死刑。

    我当时不知道是怎样接过判决的,当被戴上脚镣手铐时,我只感到头昏目眩,全身乏力,坐在铁椅上,心如死灰,尽管我早有思想准备,但真正面对这严酷的现实,仍然感到太意外,觉得真是太不值得了。我不服,当即要求上诉,理由:(1 )量刑太重;(2 )我没有故意杀人的动机,是被逼得没有办法才动手的;(3 )证人的证词有出入。当即签字。随即,就有人提审,原来高院早就来了人,看来一切都有准备。高院的人提了几个问题:①是否有奸情?②当晚是否杀了人?③以前检察院、法院讲的是不是事实?仅此三问,再无别言。也许这就是复核,我看见有人直摇头,顿时明白上诉肯定无效,没有生的希望了。懵懵懂懂迈着如铅般的脚步走进大门。我的所有

按照劳改局的规定:一、新犯人集训期间不允许家属接见。二、接见家属的范围只限于有血缘关系的近亲属,并且必须持有监狱核发的接见证。
  而我在金城监狱这大半年里,不仅从集训期间就开始接见,而且来的人络绎不绝,除了父母,还有七大姑八大姨,甚至同学朋友。之所以劳改局的规定对我网开一面,一是金城监狱隔我的家乡炀县只有三十二公里,监狱里从民警到各中队的大油大拿,炀县籍的极多(苗政委和姬队长就是炀县人),亲不亲故乡人;二是爸爸去年满五十岁前,按我们当地的说法是“祖坟突然冒了灵气”,他熬了十几年的县农业局办公室主任,因为局长受贿被“双规”,阴错阳差把他提拔了上来,虽然只是个芝麻绿豆大的科级干部,但也算是场面上的人了。再加上他老人家爱子心切,和方方面面打交道时舍得大出血,人心都是肉长的,因此管教干部多少给点面子。
   但是,正因为亲人们如此频繁地接见我,再加上我屡屡获奖加分,终于被原告家属抓了辫子。
  冬至那天,爸爸来金城市开会,顺便来看我。聊了一会后,他忽然故作轻描淡写地说:“听说原告那边还不放手,来监狱接见室查过你的接见记录。另外,前些天我和姬队长通电话,他说劳改局某领导曾问过,

毒贩小叶

    虽然已经遥遥远走,虽然阴霾已经散去,但我仍然忘不了陪伴一位毒犯走向生命尽头的那20几个小时的漫长经历。

  1998年刚刚毕业成为记者的我便接手了一个棘手的采访——采访一位即将被处决的毒犯。当时我对这样的采访顾虑重重:面对穷凶极恶的死刑犯,面对刑场和鲜血,我能挺的住吗?怀着这样的心情,中午时分我来到了市第一看守所,在这里,我见到了我要采访的对象——小叶。

  小叶比我想象的要内向的多,如果不是在看守所里,如果不是手铐脚镣,很难把这样一位身材中等、文质彬彬的青年和可恶的贩毒分子划等号。我看过小叶的案底,但只知道这位25岁,受过高等教育的男生是因为携带300克海洛因而被判处死刑的。但对于他犯罪的动机,内心的感受等等却全然不知。

转载请保留本文连接:http://www.ehuatong.org/woman/84292.html